Eternity of waiting

性别女,爱好.......吃

【原随云x你】天大地大,孕妇最大

ooc说明

被楚留香这个萝卜伤透了的我毅然决定转粉有颜有声的酷酷的原随云

带着在饭点码字的无限饥饿和来自懒癌晚期患者的痛苦发文QAQ


女主姓郁名漓(我一朋友就姓郁)云梦医者

文笔不好请见谅。
—-——————————————————————


“还没有找到吗?”一个掩藏不住焦急的声音响起。

“禀公子,还未。”

“她已经失踪两日了,就一点消息都没有吗?”清冷声音中的焦急又透露出了几分。

“公子,关心则乱,以夫人的能力因该足以自保。”

“我怎么能不担心她,以她的能力确实能自保,但是她如今正怀着身孕,不足三月,我如何能不担心她。”
声音透着不可忽视的担忧和思念。

“早知如此,我便不该让她一个人出去。”

“公子,夫人的性子你也是了解的,从来不喜欢带护卫,就算是暗卫跟着也会被甩开,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原随云叹了口气,想起了三日前:


“阿云,阿云,我知道怎么治你的眼睛了!”郁漓咋乎的蹦到原随云的怀中。

原随云被她吓了一跳,不稳得往后退了两步才稳稳的抱住了怀中人。

原随云平息一口气,才说道:“阿漓,你这咋咋呼呼的性子让为夫很担心,你负重还有我们的孩子,它才三个月不到,胎还未稳,万一动了胎气你让为夫怎么办……”

郁漓听着这自从眼前人知道自己怀孕之后就没有停过的老妈子式的说教,半天才反应过来:“啊?我,对不起,阿云,我太高兴了。”

“在高兴也不许这样!”

“哦……阿云,我能治好你的眼睛呐!”

“嗯。”

“阿云你好像没有很开心。”

“这么多年也习惯了,治不治的好都无所谓.”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

“可是,阿云不想见见我吗?”

原随云皱了下眉,“……那好吧。”


“太好了,我明天就去江南。”

“去江南做什么。”原随云的声音凉了一下。

“啊?去采药材啊,有几味药材还缺着,我只在江南看到过。”

“……这几日我在山庄有些事要办,过几日我陪你一起去。”

“郁漓笑着亲了亲他的脸颊,“不用啦,我自己可以的,你忙你的吧,我采完药马上回来。”

原随云皱了皱眉,“我担心你……”

郁漓打断了他的话:“有什么好担心的,你可别小瞧了你娘子,当年我们打架的时候,我虽然打不过你,但也走过了百八十招吧,在江湖上好歹也算是个高手吧,我有什么可担心的。”


原随云经不住她的软磨硬泡,只得同意了。

谁知却出了意外。

……………

“公子,蝙蝠岛上传来消息,夫人她可能在蝙蝠岛上。”

“…走。”


蝙蝠岛上的一座暗室中

郁漓眼上蒙着黑布,手脚均被反绑,但她却没有什么挣扎。

挣扎干嘛,挣扎有用?一想到现状,郁漓就忍不住一阵心底的碎碎念:这特么的是有多坑爹呀!好好地采药,采着采着忽然就晕了不说,醒了之后发现手脚都被捆了,眼睛被蒙了也不说,要不是猜到这里八成是蝙蝠岛上,还以为是哪个混球连孕妇都不放过!

不过,猜到是蝙蝠岛也没啥可高兴的,喵了个咪的,她这是被自家人给绑了呀!被自家人绑了就绑了,至少可以跟人表一下身份,然后就没事了,可那也要有人可以表身份啊,麻痹,三天了,连个脚步声都没听见。更可恶的是,在这里还没有饭吃,喵的,苛待孕妇怎么着,老娘怀的可是你们少公子!……
啊,快来个人啊!!!


“吱。”像是上天听到了她的请求一般,门被人打开了。

“姑娘,你还好吗?”来人似乎是个小姑娘,她轻柔的解开郁漓身上的绳子,扶她慢慢起来。

郁漓好久没站起来了,起来时一个踉跄就要摔下去,幸好那小姑娘扶着她。

“姑娘,你还好吗?”小姑娘又问了一句。

“我成亲了。”郁漓有气无力的吐出了几个字。【姐,重点错了吧。】

那小姑娘愣了一下,说了声“哦。”

“嗯,你有,你有吃的吗?”郁漓轻声问道。

“啊?我只有一颗糖,你要吗?”

“糖?好啊,谢谢你。”

小姑娘将糖轻轻放入郁漓嘴中,郁漓含着糖笑了一下

“真甜。”

“嗯,夫人,有位大人让我带你去。”

“好,你带我去吧。”郁漓点点头,任由小姑娘带着她出了暗室。

郁漓有小姑娘扶着走在不知名的路上,不知是否因为多日未休息,脑袋晕晕的,真想睡过去……

郁漓恍惚间觉得似乎有人在唤她,那声音有点像她多日未见的亲亲夫君。郁漓想:饿了几天,都幻听了,一定要跟阿云说他们苛待孕妇……这样想着,郁漓一个哆嗦身子倒了下去,眼看就要与大地来个亲密接触。
但想象与现实还是不一样的——她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温暖怀抱中。


“阿云……”

昏迷前,郁漓最后想到的是:饿不死了。


郁漓是被一阵食物的香气给唤醒的。

郁漓一睁眼便是满桌的美食——都是她喜欢吃的。便迫不及待的伸手去拿,连自己是在身后某人的怀中也没发现。

郁漓感觉自己被固定住了,就算伸长手臂也够不到面前的食物,只好气呼呼的转头瞪向身后的人。原随云似乎是能感受到怀中小妻子正在瞪着他,展颜一笑,起身将郁漓身子扶起,在床上坐好,自己下床将桌子上的粥捧到郁漓面前,一口一口喂她吃。郁漓似是嫌他太慢便一把多过粥碗自己吃。

感觉到小妻子吃的似乎很急切,原随云轻皱眉头。想起自己日夜兼程到蝙蝠岛上,却是这么一幅景象,自己的心便止不住的砰砰狂跳。幸好,自己及时赶到了。

原随云将手轻置于郁漓微隆的小腹上,幸好,你在,孩子也在。

郁漓很快就将满满的一碗粥吃完了,打了个饱嗝就开始絮絮叨起来:“阿云啊,你们蝙蝠岛的人是不是有毛病啊,抓孕妇啊,不仅抓孕妇,还苛待孕妇,不给饭吃,没人陪聊天。真是的,不怕孩子生下来是个内向自闭症啊!还有哦,我怀的可是他们小公子,要是小公子生下来有啥问题,他们是不是要以死谢罪啊……”

原随云静静听着郁漓这小媳妇般的抱怨,将她拥入怀中。

“那阿漓想怎么罚他们呢?”

郁漓笑着挥了挥手掌,“当然是打他们屁股啦!做错事就要打屁股,我娘亲我小时候不听话就拿鸡毛掸子抽我的,既然这样,就每人十下吧。”说完郁漓满意的点了点头,对自己的惩罚很满意。

“好,就听阿漓的。”

说完,原随云直起身,抓住郁漓的手,表情严肃的让郁漓觉得他被黑绸遮住的眼睛似乎正在直直的盯着她


“阿漓,我有一句话,只说一遍,你记清楚了。”


“我原随云可以没有眼睛、但我不能没有你,你是我的眼睛,也是我的全世界。”









————————————————————————
哎,码了两个小时,中途去看了下楚留香原著,MB的,原随云的情人居然是金灵芝……【倒地】







一个奇怪的问题

【一个奇怪的问题+加上神奇的脑洞】

假如,世界上有一对夫妻,他们彼此深爱对方,不离不弃,一直到老。临死之时,丈夫对妻子说,下一世他们还要在一起,不管怎样都要找到对方,不论对方变成什么样了,都爱着对方。
然后,他们死了,不知为何,他们转世之后都拥有着前世的记忆。之后,他们彼此寻找对方,皇天不负苦心人,他们找到了对方。但是妻子变成了男子,且被迫被父母逼婚,定了婚。

问,丈夫该怎么办?


A.放弃对方,让妻子和别的女人成亲。

B.随缘吧。

C.当然不可能看着自己的老婆娶别的女人,抢回来。

D.你们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结局自己想吧。


————————————————————————-
此脑洞来自一个对世界上有些人坚决反对同性相恋而感到不理解的孩子。

其实有什么关系呢,只要是真正相爱,不管异性还是同性恋爱,我都会支持。
真爱万岁(◐‿◑)!!!

樱花开满地 世界了于心

祝贺你
世界的孩子
【羽生结弦】
今天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忽然想起你从前受过的伤和痛
你坚定的信念,感谢你
也希望听到这首歌的你们能坚定不放弃的走自己的路

【瓶邪】吴邪,生日快乐

吴邪生贺


永远天真无邪

瓶邪王道



ooc我心中的吴邪(^◇^)
————————————————————-

3月5日,吴邪生日

明明是很开心的日子,但吴邪同志却开心不起来。

因为,小哥又不见了!!!

吴邪站在厨房里心不在焉的揉着面团,看了眼外面挂着的日历,心中忍不住冒酸泡泡,在心里止不住的碎碎念:哼,胖子这家伙真是的说什么特殊情况要小哥出马把小哥拉走连我生日都不回来还打他电话都不接也不说一声什么情况还不让我跟去真是balabala……

想着想着忍不住眼前一片湿润。

“叮咚。”

门铃突然响起,吴邪愣了一下,没有去开门。

“叮咚,叮咚。”

门铃又被按了两下,吴邪疑惑的慢吞吞挪到门口,还是没有开门。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来人似乎有些急了,连按了好几下。好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门后的人。

吴邪打开了门变僵在了门后。

“吴邪,生日快乐。”

门后的人身着黑色的西装,手捧一束娇艳欲滴的红玫瑰,眉眼弯弯笑着看向呆愣的吴邪。

屋里的那人脸上还粘着些面粉,穿着围裙的样子还有些滑稽,但他却并不在意这些,给了面前之人一个大大的拥抱。

“谢谢你,小哥。”



————————————————————————-

“小哥,你是怎么想出要穿着西装还给我送红玫瑰的?”


“网上。”

“?”

“他们说,老婆生日就要正装送红玫瑰99朵才好。”

“...........”

“呵。”



【叶修x你】突如其来突发奇想的梗子

ooc 叶神我对不起你!!!




某天,你和姬友们玩真心话大冒险,抽到鬼有两个选择真心话大冒险或一瓶啤酒。

酒量极差的你在连喝三瓶之后决定了,就算再抽到鬼也豁出去了,绝对不喝酒!!!

不知道是否是体质问题,你不论怎么玩都是输得最惨的那个。这一轮你又抽到鬼牌,这运气,这手气,啧,也是没谁了。

“哈哈!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当然是大冒险!”

“切!”

“谁知道你们真心话会问什么奇奇怪怪的问题,我可不想被你们套路。”

“呵,你以为选大冒险就能逃过一劫了吗,太天真了。”

“????!”

你背后微微发寒,有种不详的预感。

坐在你对面的你最好的姬友“友好”的笑了下(◐‿◑)
缓缓吐出了让你被雷的外焦里嫩的几个字。

“在所有人面前,打一个电话给前男友,说‘我想你了’说三遍。”

看着她灿烂的笑容,你只感觉到脑仁疼(我可以敲死这个笑得正灿烂的货吗?)

你揉了揉太阳穴,轻声吐出几个字,但谁都能听出其中的咬牙切齿。

“我没前男友。”

“那你是选择放弃吗?来,啤酒伺候。”

你内心挣扎了一秒,在“坑死自己”和“喝死自己”中果断选择前者。

无奈的瞟了姬友一眼,拿出手机翻出叶修的号码,犹豫了三秒钟拨了出去,只响了两声就接通了。

“喂,媳妇儿,想我啦。”

你无奈的抽了下嘴角,轻咳了一声。

“叶修,我们分手吧。”
你勉强装作很平静的样子,其实心里早就笑的满地打滚了。

电话那头瞬间沉默了下来,你不给他再开口的机会,十分快速的挂了电话,并在姬友面前表演了一门你独有的技能“脸部抽经活动笑”

三十分钟后,你拿起手机再次拨打叶修的号码,这次连响都没响就直接接通了。

“媳妇儿……”他的声音沙哑不堪,带着浓浓的脆弱与疲倦透了过来,把你吓了一跳,但你还是坚持完成接下来要说的话。


“你想我吗?”

“........”

“叶修,你想我吗?”

“...想,很想很想。”

“叶修,你很想我吗?”

“媳妇儿,我很想你,很想很想。”

听到回答之后,你刚想告诉他自己刚才在玩大冒险,

“所以,我来接你回家了。”

你身后的门被推开,叶修看着呆呆望着他的你,一把将你抱起,走了。

“喂,你,你要干嘛?”

叶修看着怀中的你,勾唇一笑。

“回家,惩罚不乖了媳妇儿。”













怎么惩罚大家自己想象,我就不写了o(*////▽////*)q
———————————————————————-

“所以,你是在玩真心话大冒险?”

“当然啦,我又没有前男友,只好这样了,我可不想喝死自己。”

“嗯哼?”

看着面前秀色可餐但好像很危险的叶美人,你悄悄吞了口水,说道:
“当然了,修修这么好,我怎么可能会不要你呢。我又不傻。”

叶美人看着面前脸蛋红红的小姑娘,轻轻将你拥在怀里。

“你可别再吓我了,我接受不了你离开我的。”

“好,绝对不会在让修修害怕了。”








妈妈,画残了QAQ 我对不起你(>人<;)

【男神x你】寒假最后一天,作业还没写完是个啥概念

  小段子,纯属搞笑

  全职【叶/黄/喻/韩】

ooc严重【不忍直视啊,但我还是要写(✧◡✧)】

 献给开学了还没写完作业的同学们。。。。和我

-----------------------------------------------------------------

 

【叶修】

“老叶老叶!啊啊啊明天就开学了我作业还没写啊啊啊!要死了啊啊啊!”

 “媳妇儿,淡定”

 “我淡定不了啊,你不用写作业还能24小时不分昼夜打游戏你是不会理解我的痛的。”

 “啧,等我把这个boss抢了就来教你,成不。”

 你看着眼前的六级模拟卷冷哼一声。

 “呵,你会吗,你会吗,你英语六级过了吗过了吗”

“。。。。。。”

“叶不羞你要能教我,我马上改名跟你姓!我。。。。。”

 

 

“你本来就要跟我姓”

 

------------------------------------------------------------

叶不羞你女友是黄少天他妹吗?

 

 

【黄少天】

 

“媳妇儿媳妇儿,你快看你快看,我这一剑多帅,他被我瞬秒了耶,哎哎哎,你快过来看呀。”他的星星眼中布满了名为“你快夸夸我你快夸夸我”的小星星。

“少天,我作业还没写完,你先别烦我,自己玩儿会行吗”

  他一噘嘴,嘟囔起来

 “媳妇儿,你不爱我了吗,你的眼里就只有作业吗,呜呜呜”

 

“闭嘴”

世界安静了

你抬眼看着被吓的不敢说话的黄少天,轻叹了口气,“少天乖,等我把作业写完了就陪你玩儿。”

“好哒(✧◡✧)”

--------------------------------------------------------------------------

有种在哄小孩的感觉,当黄少天女朋友好辛苦(๑‾ ꇴ ‾๑)

 

 

【喻文州】

 

“夫人,作业写完了吗”

“还,没,有~”

“怎么了?”

 “感~觉~脑~子~被~掏~空~啊啊啊,明天就要上学了,怎么办呐!!! ”

“别着急,我教你。”

 “真的喵”

 在喻大队长的帮助下,你迅速的完成了作业开开心心的吃了夜宵,正准备上床睡觉,却猝不及防的被他压在床上。

“??????”

“夫人,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啥,我忘了啥?!

“夫人,教你作业,你还没付我报酬呢”

 

 喵喵喵喵喵????

 

-------------------------------------------------------------------

默默的点个蜡,感觉明天上学要迟到的节奏啊

 

 

【韩文清】

 

你正在电脑前聚精会神的打着荣耀,完全没注意后面站着的人

 

“作业写完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你把手中的鼠标飞了出去,技能正好打偏,你瞬间被对面的人杀了。

“啊,又输了。”

 你幽怨的看向身后的人。

“韩队”

“作业写完了?”

“还没。。。”

“那还玩荣耀,嗯?”

  语气之森冷吓得你一抖

“我我我,我。。。。”你我了半天也说不出什么来,只好看着他眨眨眼【卖萌】

他看着你,最终还是摸摸你的头叹了口气

“帮你打副本,你去写作业”

“好!”

-----------------------------------------------------------

宠女儿呐

 

 

 

 

作业啊,万恶之源啊,邪神啊

上帝啊求你消灭这万恶之根源吧!QAQ

 

【楚留香x我】千灯长明



华山女侠x楚留香

糟心文笔和众多BUG请多包含

新年快乐

祝,合家欢乐
————————

新年到了


除夕夜,夙女侠趴在窗口望着灯火通明的金陵大街轻轻叹气,又是一年过去了。

去年的除夕,她是在华山上和师兄师姐们一起过的,而今年却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吱。”门被推开,一白衣男子走了进来,带着夜晚的寒意。

“染染。”

哦,还有一个人。
清染转过身看着白衣俊美的盗帅,轻轻一笑。

“去哪了,嗯……我好像闻到了荷叶鸡的味道了。”

盗帅无奈一笑,拿出了一个黄纸包,递给眼睛盯着他手上的黄纸包一眨不眨,口水都要留下来的清染。

“这都被你发现了,我还想给你个惊喜呢。”

“唔,已经是惊喜了,真好吃,嗯,是香叶居的,你居然还能买到,唔。”

盗帅看着吃的飞快的清染,摇摇头拿出丝绢给清染擦去嘴边的油渍。

“吃好了吗。”

“嗯?”

“吃好了就跟我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里?”

“去了你就知道了。”

盗帅勾唇一笑,拉起清染的手,出了门,直奔河边。

“呼,呼,好冷呀。我们来这里干嘛?”

清染缩起身子,靠在盗帅怀中,盗帅的身上倒是很暖和。

“闭上眼。”

“哦,好吧。”

没有任何迟疑,清染闭上眼睛。

周围很安静,没有任何声音。

“好了染染,睁开眼吧。”

清染慢慢睁开眼,突然睁大了眼睛,像是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到了。


眼前是数不清的长明灯缓缓升上天空,一点一点,占据了整个天空。

清染转过身,刚想说什么,却还是没有说出来。

“你........”

“染染,新年快乐,接下来的日子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清染抹去眼角的一滴泪,笑着看向盗帅。

“接下来的日子那就请多指教了,夫君。”




千灯极美,却不及你灯下一笑。




———————end————————

【楚留香x我】终成眷属


ooc来袭

女侠姓夙名清染,年方十九,乃华山小弟子,江湖人称“云仙子”,只因她身法飘逸,来去无踪,武功也极高,且医术与天医相比也不逞多让,又与楚香帅等人熟识,故此名气颇高。只是没有几人知道,她是天下第一城云海城的公主,就连楚香帅也不知。

清染十六岁便出家门,想闯荡江湖。但天不从人愿,刚入江湖便遇上了灭门案,差点儿把自己搭上,幸得江湖上威名赫赫的盗帅相救,从此与盗帅相交。又被盗帅送入华山,拜入华山成了华山小弟子,在师门盗帅常写信给她,这倒让清染有些受宠若惊。

十八岁生辰之际被盗帅一纸书信召出了华山,至此便在江湖上闯荡。遇到了一系列的困难,也结识了许多朋友,在江湖上渐渐有了名气。

十八岁生辰之日,盗帅与众人为她办了个独一无二的生辰宴,还陪她在金陵最高的花楼上看烟花。

不知怎的,清染觉得盗帅好像很喜欢在她笑的时候盯着她的脸,让她有些莫名其妙,还以为笑起来脸上有什么奇怪。
清染还是忍不住要问问楚香帅,香帅说,她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

清染笑着问他是觉得她笑起来好看而平常不好看吗。

香帅莞尔,说她调笑人的小样子也很好看。清染脸色微微发红,用手搔了搔脸。香帅轻笑,说现在更好看。

清染脸色更红,红的像天边的火烧云。把头埋的低低的,不安的捏着小手。






时光飞逝,清染很快便满十九了,但是最近总是没精打采的,好像有什么心事,令周围的人担忧不已,她却说不是什么大事。

盗帅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又不知怎样开口,自从半月前清染收到那封信后就成这样了,他也不知如何是好。

清染终究还是开口了。
那日,清染几次看向盗帅又看向胡大侠,然后轻轻叹气。

胡大侠被她看的毛骨悚然,十分不自在。想开口说什么看看盗帅又忍住了。

晚上,实在忍无可忍的胡大侠拎着两坛子酒,拽了清染就上房顶。喝了几口,胡大侠正思索怎么开口,清染轻声开口道:

“胡大哥,我要成亲了。”

胡大侠拿着酒坛的手一顿。
“这么突然?”
“嗯。”
清染也喝了几口,脸蛋微微发红,低着头,抱着酒坛坐在屋檐上,不再开口了。
胡大侠又大口喝了几口酒,
“是那封信吗。”
“嗯。”
清染学着胡大侠的样子,仰头大口喝了几口酒,酒太烈,清染忍不住呛了几下。
“咳,咳,咳,咳....”

胡大侠拍了拍清染的背,忍不住说道:
“你小心点儿,呛住了很难受的。”

清染呛的眼泪都出来了。

“咳,咳...胡大哥,我没事...”

胡大侠一听火气就上来了,

“没事儿?!就你这个样子还没事?!有啥事你说呀,说出来我们才能帮你解决。”
清染沉默了一阵,幽幽说道:
“胡大哥,我是云海城的公主。”

胡大侠“嗯。”了一声,并没有太过惊讶,他早就看出清染的不凡,不过却没想过,是天下第一城的公主。

“我自小便定了亲,是云雾山庄的少庄主秦云,我小时候的玩伴,不过我并不知晓,直到半月前娘亲来了信我才知道有这么一门亲事。”
“还有多久。”

“半月左右,我要回去了。”

声音里有说不出的落寞。”

“你喜欢他吗?”

清染一愣,低下头,她的刘海很长,盖住了眼睛。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喜不喜欢又有什么关系....”

“你喜欢他吗?!”

清染沉默一阵,猛灌几口酒,抬起头与胡大侠对视。

“不喜欢!”

胡大侠笑了,看着清染通红的小脸,但眼神却清亮如水。

“我只当他是哥哥,朋友,并不喜欢他,更不想嫁给他!”清染如此说。

胡大侠又笑了。
“那你有心悦之人吗?”

“有。”

“谁。”

“心悦,心悦...香帅.......”

清染低着头,最终没了声音,醉的睡着了。

胡大侠仰头喝了口酒。

“老臭虫,还不出来?”

话音未落,房顶上忽然出现一道白色身影,正是楚留香。

他弯下腰,轻轻抱起睡着的清染,看着怀中人熟睡的样子,瞳孔中映出点点温柔的光。

胡大侠又灌了几口酒,说道:

“刚才的话你都听见了吧,怎么解决你自己看着办。”

原来楚香帅一直在楼顶下听着他们说话。

楚香帅抱着清染一闪身变不见了踪影。空气中却传来了声音:

“半月之后,我会亲去云海城。”

胡大侠笑眯眯的又喝了口酒,喃喃自语道:
“这回有好戏看了。”




第二日,清染收拾好了包袱,与众人告别,唯独盗帅未出现。
众人都是不舍,却也无可奈何。

清染骑上马,向众人挥了挥手,驾马离去。出了城门,清染一拉缰绳,回头看了看这金陵城。

忽然,一道白影映入眼里,清染赶忙眨了眨眼,没有看错,的确是一个白衣人,正是盗帅。
盗帅立于当年陪她看烟花的那座花楼上,看向她所在的方向,似是看着她。
清染深深看了眼便夹着马一骑绝尘而去,再也不回头了。



七日后,江湖上传来消息,天下第一城云海城的公主将嫁与云雾山庄的少庄主,而云海城的公主竟是江湖上飘渺如仙的云仙子夙清染,令江湖震惊。第二日,一则更震动江湖的消息消息传出,名震江湖的盗帅楚留香要盗取云海城最珍贵最美丽的宝玉,而时间就是在云海城公主与云雾山庄少庄主的成亲之日,此消息一出,江湖哗然。


而此时,在云海城的清染也知道了这则消息,清染满肚子的疑问而无处发,只能等到成亲那日了。






七日转眼即过,清染与云雾山庄少庄主的成亲之日也到了。

清染带着满心的紧张步入殿中。牵着绣球在喜娘的指示下做着动作,还差最后三拜。

“一拜天地。”

清染转过身,对着空旷的天地拜下。

“二拜高堂。”

清染再转过身,对高堂上坐着的四位长辈拜下,不知怎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还有最后一拜,她就是别人的妻子了。

“夫妻对拜。”

清染僵硬的转过身,要拜下去,只要这最后一拜完成,她就要断了所有的念想。

“慢!”

一声清亮悦耳的男声传来,阻止了她这最后一拜。
清染一愣,这声音无比熟悉,是楚留香的声音。

“是谁,打扰婚礼,出来!”

堂前,一道白影闪过,白衣人站在清染一丈之外,轻轻开口,声音虽不大,但在座的各位却如雷贯耳。

“楚留香。”

清染猛的拉下头盖,转过身,白衣人正笑吟吟的看着她,不知不觉,泪水又模糊了双眼。

云海城的城主夙玟泯站起身,看着盗帅,开口道:

“有何贵干。”

“来带走云海城最珍贵的宝玉啊。”

“那你为何来此处扰乱婚礼。”

“再不来,宝玉就要归别人了,当然要来此。”

清染明白了他话中的含义,一下子睁大了眼睛,愣愣的望着一步一步向她走来的盗帅。盗帅立在她身前一尺处,含笑望着她。

“染染,你愿意和他成亲吗?”

“我..”

“不要怕,有我在这里,没有人能逼你的。”

清染看着盗帅的眼睛,里面有自己的影子,目光深邃又温柔迷人。

“我不愿意。”

“那你愿意和我走吗。”

清染笑了,那笑美得动人心魄。

“我愿意。”

“清染!你....”

清染猛的转过身,对着呆住的秦云说道:

“对不起,秦大哥,我只当你是哥哥,我没法嫁给一个我不爱的人。”

清染对着他欠了欠身,表示抱歉。秦云看着她淡然一笑。

“无碍,秦大哥也希望你能幸福。”

清染一笑,再转过身,对着高堂上的四位长辈跪了下去。

“爹,娘,对不起,女儿不孝,不能听从你们的安排嫁人了。”

“秦叔叔,秦姨,对不起,我不能做你们的儿媳妇了,让你们丢脸了,很抱歉。”

清染对着四位长辈磕了一个头,站起来走到楚留香的面前。

“香帅,你带我走吧。”

盗帅看着面前身着火红嫁衣的女子,伸出了手。

“好。”

清染握上了那只温暖的手掌,笑着与盗帅离去,只留下满堂混乱的宾客们。

盗帅带着清染上了云海城最高的阁楼。

清染站在盗帅声旁,看着风姿如玉正笑着看她的盗帅,发现自己的手还握在他的手中,有些尴尬,想把手抽出却发现抽不动还越握越紧。便看着盗帅:

“香帅,今日多谢香帅,还请香帅松手。我无碍。”

怎知,盗帅听了这话轻笑一声,松开紧握的小手,打开扇子,
“染染若是想谢我,不如以身相许如何?”

清染听了这话和这从未听过的称呼,脸色微红,说道:“香帅莫要调笑我。”

盗帅一和扇子,像是很认真的说道:“染染,我有两句话想要告诉你,真心实意,没有一丝调笑。”


“染染,我心悦你。”

“你愿意做我的妻子吗。”

天已暗,周围星火点点,映衬着他那带着温柔笑意的俊美容颜,在清染眼中便是这世间最美的景色。


“我愿意。”


一眼万年,终成眷属。


———————END————————






【突发脑洞】坐了3个小时的长途车,我感觉我要黑化了,突发奇想写一篇在高速上的一见钟情的短文(1)

1.双视角:男女主
2.短篇完结(三四章左右)
3.突发脑洞+手痒




1)
坐在窗边,看着窗外的高速公路和公路边望不到尽头的护栏。洛叶凌潇撑着下巴把头微微靠在窗户上,半磕着眼,压着反胃的感觉,心里无比怨恨的把姐姐问候了十万遍。本来这个时候她已经到学校了,却因为自己着不靠谱的姐姐,订错了票,害她转车的时候错过了高铁车次,以至于她到现在还在去往学校的大巴车上,还在高速上!有这么不靠谱的姐姐吗!!!
洛叶凌潇叹了口气,哎,现在怪人也没用了,幸好时间差的不是太远,应该还来的及赶到学校。心里这样想着,实现由转移到了车窗外轻轻撇了一眼,忽然就是一怔。
一辆深褐色的保时捷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上来,从她的位置可以清楚地看到车内的人——一个身着西装的的男子,手臂搭在方向盘上,手掌白皙修长,而脸因为是侧脸看不太真切,只能勉强看到半张脸,脸部线条清雅柔和却又立体深邃。以洛叶凌潇的审美来看,这半身应该属于一个极清俊优雅的贵公子,但那夺窗而出的冷峻逼人,冷酷凌厉的气质却应该是一个统领四方的上位者才有的,两种不同的感觉怎会出现在同一个人的身上。
洛叶凌潇有些好奇,生生的被这只露出半侧身体的陌生人给吸引住了,直直的盯着看。
车中人似乎有感应,忽然转过头看向这边,和洛叶凌潇的视线突然交汇。洛叶凌潇又是一愣,那果然是一张极其清俊优雅的脸庞,五官精致,线条柔和,尤其是那一双摄人心魄的眼眸,深幽、深邃、如古井一般无波无澜。洛叶凌潇看的愣愣出神,那人似乎看见了,忽然一笑,眼眸微微眯起。
洛叶凌潇感觉浑身一颤,那笑如三月春风一般温暖了她的整颗心脏,她知道自己永远也不会这个意外的笑容,知道永恒。
但她不知道的是,她只是记住了这个笑,而有人却是对她愣愣的表情一见钟情,付出了一颗独一无二的真心,之后,调查,然后,“很巧的”,再相遇,相知,相爱,结婚。将她一步步的绑在身边,让她离不开自己半步。这都是后话了......
突然,大巴车偏离了主路,与那辆保时捷越离越远,仿佛再也看不到了。洛叶凌潇看了眼前方原来,是要下高速了吗。再往窗边看一眼,那辆保时捷早就不见踪影了,可能正在往前方开着吧。
洛叶凌潇有些失望,默默叹了口气,这已经是今天第二次叹气了,还是为一个陌生人。抬手敲敲脑袋,马上既要到站了,一个陌生人而已,中国有13亿人呢,也许再也见不到了。
洛叶凌潇抓了抓乌黑柔亮的头发,慢悠悠的下了车取了行李,往车站走去,上了直达学校的汽车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就闭目养神了——从车站开到学校还要二十分钟呢。却不知在另一边有一个人已经把她的个人资料查了个遍。
二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洛叶凌潇站在校门口,顿了一下便走进了校园,这里是H市有名的高中——金斯利高级中学,而她则是即将毕业的高三学生。这一学期就是高三的最后一学期了,之后她们这批高三学生就会各奔东西,有的早就被国外的著名大学提前录取了,有的被国内的顶尖学院录取了,也有的将在今年六月参加高考。而洛叶凌潇也是早就被国内的最顶尖的大学录取了,无需再参加高考。但她在这一学期也不会放松懒惰,出于性格。
之后每天就是上课,下课,三餐,自修,睡觉等等等等了。枯燥到洛叶凌潇都快忘了之前在高速上的惊鸿一瞥。直到毕业晚会上再次突然交汇的一眼。让她又想起了那个摄人心魄的笑,这一次又没有遇上,但那笑容在她心里越发深刻了。
再然后,她进入了早已被录取的学校,学的是经济管理,兼修心理学、哲学和历史学。
再再然后,经济管理来了一位客座教授.....


之后,大学毕业,她进入他的公司,成为执行总监。


再之后,他与她结婚,生子,相守一生。


尽管中间有种种困难和障碍,他也未曾放开她的手,纵使时光和死亡也无法将他们分开。